行業資訊
> 亚洲在线業務 > 投資運營 > 行業資訊
日本東京舊城改造
發布時間:2014-09-22     瀏覽次數:3527

東京的舊城保護與保護古都風貌在世界上是獨一無二的,極具研究的價值。

綜觀世界,舊城改造有以下四種模式:第一種是全盤改變,就地“以新換舊”,包括改變城市的宏觀布局與城市風格。這種舊城改造接近於建一座新城,唯一不同是,建新城市是全麵鋪開,舊城改造是一個局部一個局部完成的。第二種模式是保留舊城不動,僅對其進行局部維護與整修,選擇附近的地域建立輔城(或衛星城)。以充實完善舊城的現代功能,維持城市的運轉,意大利的羅馬就是這種模式的典型代表。羅馬舊城保護得相當完好。第三種是不發展模式,維持舊城原樣不變,隻做局部維修,以意大利的威尼斯為代表。第四種模式是保留舊城的形式與精髓,更換外表的材質,把破舊的“舊城”變為全新的“舊城”,日本的東京是這種模式的典型代表。

提到“舊城保護”,自然會遇到這樣一個問題:為什麽要保護古都風貌?如果回答“是因為古都是珍貴曆史文化遺產,失而不會複得”,似乎並未涉及要害。問題在於曆史文化遺產對今人究竟有什麽作用?

從大的方麵看,不外兩種作用:一種是文物作用:一種是社會作用。日本人不看重文物作用,他們看重社會作用。社會作用的核心是增強民族認同。

民族認同有邪惡的與正義的兩種方式,通過國家機器張揚本民族、排斥甚至詆毀其他民族是邪惡的(如希特勒法西斯),在與其他民族友好相處的前提下通過全民的自覺張揚民族性則是正義的。後者不僅不會為其他民族詬病,而且對本民族大有裨益,最主要有兩點:一是能夠滿足尋根溯源的精神需要(這一需求是客觀存在的);另外一個是節省人際關係成本。民族認同有利於道德的延續,有利於營造文化氛圍,有利於社會協作(現代社會最需要社會協作),有利於防止犯罪,總之有利於節省為協調人際關係所需要付出的成本。

保留城市傳統風貌,讓大家已經熟悉的建築物世代聳立,成為民族性的象征,讓人望之肅然起敬,這是投資最少效益最大的一種增強民族認同的做法,其他做法成本都要高得多。既然如此,何樂而不為呢?當然,隨著技術的進步,人們的居住習慣與生活水平不斷改變與提高,作為生活與精神寄托載體的城市容貌不可能不發生這樣或那樣的變化,但這與保留傳統風貌並沒有矛盾到水火不相容的地步。對民族認同影響最大的莫過於城市了。歐洲人最早認識到這一點,重要的建築物,他們都用堅固的石頭作地基,以使之能夠長久存在,千年也不腐朽。歐洲現在就存在大量文藝複興之前的建築作品,成為城市中耀眼的珍寶。無獨有偶,日本人也在幾百年之前就對此有所認識,他們幾百年前修築的“城下町”同樣以堅固的石頭做材料,至今絲毫無損,巍然屹立。傳統建築物屹立在城市,人們每看到它一眼,民族意識就會得到一次強化。

我們可以發現,發達國家——無論宗教文化與曆史傳統有多大差異——在保護古都風貌這一點上並無二致。他們都格外珍惜“舊城”這一龐大的文化遺產,盡量不人為地毀壞它。實在需要拆除的一般要經過審慎論證,采取破壞最小的方案。隻是在保護的方式上,日本與歐美截然不同,甚至可以說是完全相反的兩種模式。這一點,對於有悠久曆史的發展中國家極具參考價值。

概括地說,東京是通過拆除舊建築達到保護舊建築物目的的。這多少有些令人費解,然而的確是實情。定期或不定期將有價值的傳統建築物拆除,然後按照原樣重新翻建,這種做法成為慣例,極為普遍。有時建築物還沒有到危險期就先行被拆除了,所以日本人心中幾乎沒有“危房”的概念。關鍵在於,新建築完全保留舊建築的風格甚至與原來一模一樣。對傳統隻求神似(風格樣式)不求形似(材質),是日本人的共識。體現這種理念的典型事例有以下兩件:

一是伊勢神宮,這座曆史悠久的代表性神宮,自古就形成了“二十年一遷宮”的定例,不管原物是否損壞,是否有重建的必要,嚴格按照20年一重建的原則行事。翻建的辦法並不是先拆後建,而是先建後拆,先在舊宮旁邊建新的,新的落成之後即拆毀舊的。所以,伊勢神宮在相隔一二十米左右的地方,以20年為周期輪換著,幾百年來從無打破定例者。二是東京大鐵塔。東京大鐵塔與巴黎埃菲爾大鐵塔齊名,建於20世紀50年代。其牢固性與美學價值為專家普遍認可,經受了颶風、地震等自然災害的考驗,依然巍然不動,成為東京的象征之一。然而從80年代起,拆除大鐵塔的呼聲便甚囂塵上,要求當局在舊鐵塔旁邊重建一個新的,然後把舊的拆除。奔走呼號的不乏知名學者、市政官員與資深政要,他們唯一的理由就是容忍不了一個建築物幾十年材質不更新,他們害伯鐵塔隨歲月流逝而逐漸變醜,不再受人青睞,因此永久失去了她。隻是由於鐵塔耗資巨大,又難以找到其他拆毀的理由,大鐵塔才幸免於難。

就是這樣,在東京,舊城改造絕不意味“改變模樣”,通常僅意味“材質”上的變化,因此舊城風貌完美地保留了下來。在保護古都風貌上,首要因素與其說是法製健全,毋寧說傳統文化起到更大的作用。傳統文化在客觀上需要一個相對保守的環境,需要把大家的意誌與精神一脈相承地傳遞下去。城市建築風格的朝三暮四不利於這種傳遞。傳統文化來源於生活,日本人古代的建築物是以木結構為主的,易腐朽的木材根難長時間保留,加上有地震等自然災害方麵的因素,地震基本上是有周期的,大的地震之後重建是普通的做法。所以,日本從古代就形成一個不成文的慣例:每隔60~70年左右就把舊房拆掉,然後蓋新房。拆除下來的木板或做他用或者成為炊事之薪。

因為這個緣故,東京形成了相對穩定的建築風格,戰爭、自然災害或個人好惡都改變不了它。百姓認可這種風格,通過它體驗著民族認同帶給他們的快樂,並自覺維護之。這就是舊城保護的意義所在。


  • 西亞:阿塞拜疆、格魯吉亞、亞美尼亞

  • 東南亞:柬埔寨

  • 非洲:安哥拉、納米比亞、南蘇丹、坦桑尼亞

  • 蒙古

  • 中華人民共和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