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業資訊
> 亚洲在线業務 > 投資運營 > 行業資訊
劉伯英:城市複興的重點在於“興”
發布時間:2015-10-28     瀏覽次數:3390

張曼子 張翔宇 中國房地產報

 
  “城市複興”是從20世紀90年代後,在西方國家特別是一些西歐發達國家逐漸發展起來的城市理論。它最初始於英國,是城市更新理論的最新成果。中國改革開放後,城市迅猛發展,城市化進程不斷加快,城市不斷向外擴張。與此同時,老城區經曆過危房改造和棚戶區改造,傳統居住區的更新持續展開。城市經濟的發展,產業結構的調整和升級促使產業布局發生了明顯改變,傳統工業企業麵臨著搬遷和改造,更是掀起了城市更新的新浪潮。中國的城市從“大拆大建”“推倒重來”這種簡單粗暴的城市更新方式,逐漸向注重遺產保護和文化傳承的“有機更新”方向轉化,正在從注重物質環境更新走向經濟、社會、文化、環境並重的“綜合城市更新”轉化,正在向城市的整體和持續發展的“城市複興”邁進。縱觀中國目前的發展現狀,我們應該如何選擇?隨著‘第八屆世界前沿建築論壇“活”化存量時代下的城市’相關議題的提出,我們對工業遺址的保護與更新、曆史文化街區的再生有著深刻研究的清華大學建築學院劉伯英教授進行了深度采訪,聽他講述未來中國城市複興的發展之路。

  Q=中國房地產報

  A=劉伯英

  Q:城市不斷發展的過程,也是設計者發現問題、解決問題的過程。您認為城市複興在中國出現的原因是什麽?

  A:在改革開放快速城市化的30多年中,城市發展的重心雖然是外向型的擴張發展與內向型的更新發展並重地。但相比而言,注重新建的增量建設比存量的更新與改造更多一些。長期以來,我們過多地注重了城市物理的增長,而忽視了城市文化價值、吸引力、經濟發展以及城市形象等城市軟體環境的重要性,從而助長了城市病的產生,原有的資源浪費等問題的出現。

  隨著城市經濟進入“新常態”的發展軌道,如何在新形勢下建立新的中國城市發展模式引起了大家的共同關注,從而促使了“城市複興”觀念和理論在中國的逐步興起,而城市複興概念的重點在於“興”,即注重物質形態更新改造的同時,更要注重人的生活狀態和精神麵貌的改變,讓人可以產生幸福感,為城市帶來活力,讓城市更有吸引力,更加繁榮。

  Q:在工業遺址的保護與更新、曆史文化街區的再生這兩大領域,您有著深刻的經驗與解決之道。可以與我們分享一下您在這方麵的一些理念和思想麽?

  A:城市複興在中國的發展還處於不斷摸索的階段。對於城市複興,我們應該因地製宜。首先,各城市的文化基因不同,應充分考慮氣候條件、區位條件、經濟水平、曆史文化,關注當地居民的接受程度以及認知力方麵的差異,這些對城市複興都會產生深刻的影響。其次,每個項目的先天條件也存在差異,比如城市中的區位、原有建築和環境的質量等等,最終呈現的成果也可能受到諸多偶然因素的影響。

  2003年開始的成都寬窄巷子曆史文化街區規劃設計,從最初關注物質形態,簡單的搬遷居民,慢慢地走向解決綜合發展問題的循序漸進乃至有機更新,這也改變了我們對這類項目的認知。

  工業遺址與曆史街區項目存在很大的差別。曆史街區項目主要針對的是居民,著重解決他們的生活問題。但工業遺址更新改造需要麵對的是職工的就業問題、企業搬遷後的發展以及原廠區土地職能的重新定位。在注重這些實實在在問題的同時,設計者還需要著重考慮到他們的社會情感。此類工業企業曾經為城市發展做出過巨大貢獻,它應該成為記錄城市發展的紀念碑。在這裏工作的職工曾經為企業的發展付出了青春、巨大的艱辛和汗水,他們的情感需要慰藉,這是我們設計者要充分考慮的。

  Q:在城市發展的很長一段時期,城市建設以大拆大建為主。但隨著人居生活的轉型,城市現有空間的再利用和開發已經成為開發商和設計者麵臨的必然問題。您如何看待二者的關係?

  A:城市建設中的新建與再生並不是一種非此即彼的關係,在過去的城市建設中也是同時發生的。隻不過在過去的舊城更新中,我們多采取推倒重來的方式,導致北京老城區、胡同曾大麵積的消失。現在的城市複興正逐步采取微循環有機更新的辦法,更新單元越變越小,以漸進式的節奏不斷向前推進。

  城市更新中處理與原住民的關係是比較敏感的事情。保留原住民,讓他們更好地在曆史街區中生活,是我們想要的一種結果。可從價值地釋放以及吸引力角度,這種方式的效果卻是非常有限的,這裏存在一個價值觀取向的問題。所以在城市發展過程中注入新的生活,找到一種與當下生活相對較好的結合方式很重要。這種平衡點需要在市場的淘汰、居民的選擇、商家和原住民覺悟的提升、經營者與當地曆史文化緊密的結合中逐步實現。

  Q:在城市發展進程中,建築師需要具備怎樣的能力和素養?

  A:首先,建築師要有一雙發現價值的慧眼。在一個項目中,建築師要在對項目研究的基礎上,了解到城市和工廠建設的發展曆程、不斷挖掘它經曆過的故事。其次,對建築進行分類保護是建築師的第一步。對於價值較高的建築我們應該以保護為主,價值較低則以再利用、改造為主,對曆史風貌有破壞的可以拆除。

  建築師對於所處時代、所在城市的理解也尤為重要。比如首鋼高端產業綜合服務區功能的確定,是因為它位於長安街的最西段,在北京文化軸線上,將會為北京打造世界城市起到積極作用。了解到城市的需求、戰略發展方向、每個項目對於城市功能的貢獻,而不是簡單的重組與創造,這是設計師首先要做的事情。

  Q:庫哈斯說過“建築師對於社會是無力的”,您怎麽看待這句話?

  A:建築師在城市發展過程中雖然不是主宰者的角色,但卻有著自己需要承擔的責任和義務。首先,設計者要對整個社會有充分的理解,作為一個主動的、有理想的參與者,與社會發展同步。其次,在對城市的生活方式以及觀念方麵,建築師要起到一定正麵的引領作用。但這種引領不能高高在上不食人間煙火,我個人更提倡與大眾生活有一定契合度、接地氣、能夠引起社會的共鳴的建築表達形式,這樣對於社會的價值以及需要會產生更大的意義。

  • 西亞:阿塞拜疆、格魯吉亞、亞美尼亞

  • 東南亞:柬埔寨

  • 非洲:安哥拉、納米比亞、南蘇丹、坦桑尼亞

  • 蒙古

  • 中華人民共和國